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ean2011的博客

记忆的、瞬间的、关注的...........

 
 
 

日志

 
 

恩师情谊 终生不忘  

2011-04-16 12:2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口琴演奏家、教育家陆金邦先生为人谦虚诚恳,温文而雅,平易近人,虽然他在口琴音乐上功底深厚,有很高的造诣,但处世低调,淡泊名利,默默耕耘,助人为乐。在他的辅导帮助下,无数的口琴爱好者,提高技艺,我也是受益匪浅,对他感恩不忘。

四十年代的童年,当时我家住在步高里,就读于永嘉路中国小学,有一次全校同学联欢会,在操场上著名小影星凤凰,歌唱一曲“天伦歌”,校长周祖音钢琴伴奏,歌声委婉动听,歌词凄戚激昂,在唱到“莫道,儿是被弃的羔羊”时,我的脸颊已是泪痕涟涟,勾起我幼年丧母之痛,幼小的心灵已感触到音乐能使人敞开心扉,陶冶情操。从此,我爱上了乐器,在业余活动时,陆续学习了多种乐器,但对口琴却情有独钟。

五十年代末,我得到口琴名家王庆隆先生的个别授课,学业结束,发给我毕业证书。后进入口琴队,参加文化广场、音乐厅、苏杭等地的演出和电台录音活动。但当时仍感到须进一步学习提高技艺,有幸的是,遇到了好老师陆金邦先生。我常去求教和欣赏,记得有一年盛夏的晚上“卢工口琴队”在“东宫剧场”演出,陆先生的指挥细腻有力,各声部层次分明,协调和谐,旋律优美,宛转悠扬,博得观众阵阵掌声。口琴的魅力,又一次使我心往神驰。其中有一只节目是陆先生弹奏电子琴,引起人们极大兴趣。据说,当时我国电子琴刚刚起步,是由乐器研究所领导李植闻先生和陆先生等一起研制调试成功的,并载誉赴京汇报,受到中央领导李先念同志的亲切接见,一时传为口琴界的佳话。

“文革”后,口琴界恢复活动,陆先生更是关心备至,当时邹玉棠是地区文艺骨干,文化站愿意提供排练场地,于是豫园口琴队很快就就组织起来。凑巧的是我和陆先生、邵玉棠、庄鸿亮、陈大毛、瞿德宝等都住在豫园附近,于是上门请教陆先生就方便多了。除了到文化站合奏排练外,也经常到各位家中排练口琴重奏。我记得宋国梁、王东来、唐一鹤、林则东、王明军、何尚宽、袁荣祥、吴荣跃,孙翼、周吉翔,蒋公威等口琴界知名人士都踊跃参加口琴队,并推荐袁卫民指挥。口琴专场音乐会在王家码头剧场隆重举行,口琴名家陈剑晨还亲自到场指导,阵容强大,盛况空前。

1982年陆先生和口琴界元老人石人望、鲍明珊、舒锡礼、姜醉荪等和音乐 家郑德仁、口琴厂领导王培康共同组织成立“东方口琴会”。除演出外还出版“口琴爱好者”刊物。回忆当初刊物上登载陆金邦编曲的“南泥湾分解和音练习曲”对口琴爱好者起到明显的学习效果。

90年代口琴音乐继续掀起热潮。在著名音乐家孟波、严金萱、李进、田沛泽、市总工会付主席吴申跃,市音协秘书长薄森海、市工人文化宫主任吴由之,市煤气公司总经理李龙龄、汪宝平,上海音乐厅付经理缪陆明的大力支持下,举办了庆祝中华口琴会成立六十五周年暨王庆隆先生诞辰八十周年音乐会,以及台湾黄石口琴乐团来沪的交流演出活动。不久,又举办了“上海市首届职工口琴大奖赛”和中华口琴会成立七十周年的音乐会。这些活动都得到陆先生的悉心指导和严格把好质量关,口琴厂领导陈狄彬、周伟义鼎力相助。回忆那时,我和黄毓千、陈稽法、刘曾源、郭奕伟共同策划,精心组织,虽然事务繁杂,但心情舒畅,合作愉快,当时想的最多的是,必须做的事是否有遗漏,有否没有落实到位。在大家通力协作,全身心投入下,各项活动都取得圆满成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文汇报上发布庆祝消息后,琴友们纷至踏来,经过紧张有序的精心筹备,首场音乐会于94年12月18日下午顺利在上海音乐厅举行。这次演出规模之大、层次之高、名流之多、节目精彩纷呈,是前所未见的。还开创了两岸民间文化交流的先河。散场后嘉宾和演员友好欢聚一堂,举杯互敬问候。原市委老领导陈沂同志的出席,给与会者很大鼓励。难能可贵的是:有不少口琴界知名人士,主动志愿服务,如:周子顺、张春荣、强坚红、陈诗彝、黄惠瑶等热情帮助接待联络、报名登记评分统计。通过交流演出,开阔了眼界,也学习了台湾口琴家的精湛技艺。尤其是和蒋荣钦、许俊哲、杨树林、刘志明等先生的交往相聚,谈笑风生,留下了愉快美好的回忆。更可喜的是,通过这些活动,涌现了不少口琴新秀。

九十年代下半期,我被邀去杨文馆口琴队,担任技术指导和指挥,祝家齐、唐家冬任正副队长,队委符星元、沈光瑾。骨干是赵君伟、柴灵时、林浩廉、张文、唐一鹤、黄仁楚、陈揆均,朱友琴、陈惠芬、范岑、包仲、沈艳琴、吴燕萍、 陈明礼等队员,近四十人。每次举办音乐会,陆先生总是到场观看指导。各口琴团体负责人黄旈千、陈宜男、柏树、林鑫培,以及广文局姜永龙,口琴厂领导,文化馆领导均受邀出席,给予我们鼓励支持。与此同时,我们还组团去吴淞、杨浦煤气厂、香烟厂、街道、学校、部队、敬老院慰问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扩大了口琴音乐在社会上的影响。

 有一次,我拿了一本王庆隆先生编写的“西洋口琴独奏曲集”给陆先生参考,请他编写“多瑙河之波合奏曲”,先生欣然应允,没过几天就完稿了。让人高兴的是他还教了我一些编曲技巧。并非常认真,一丝不苟地和我一起校队修正,最后定谱。真使我敬佩不已,使我有幸在兰心大戏院的“迎新世纪口琴音乐会”上演出该曲。

陆先生对口琴界大联合、大团体、大发展、大繁荣非常重视。经常教育我们要走出去,见世面、广交友,讲团结搞五湖四海。那时,我去了西安拜访口琴会长顾泉发,搞大联合是他毕生的企求,并已花了很多精力。大家交谈甚欢,正好,远在兰州的傅豪久会长来电谈及赴日比赛,我祝愿他能顺利获取名次,不久果传佳音。有一次,陆先生在得知大众口琴会会长董礼衡在国际口琴比赛中获奖,他大为高兴说:“中国口琴音乐走向世界,攀登高峰是大有希望的,我们要加倍努力,锐意进取。”之前他和口琴家程明德一起对口琴技校学生编写教材,亲自教授示范,致力于培养口琴新苗。嗣后,他的学生季申、杨敬民、宗筱华等新秀辈出,后生可畏。

晚年的陆先生,身体欠佳,患有气喘病,冬季受寒易发。记得有次我路过老北门附近,只见先生撑着拐杖,艰难地走走停停,气喘得说不上话来,我赶紧上前,扶他缓步送至丽水弄家中。陆先生的生活简单简朴,不抽烟,只是爱好杯中之物,但他从不喝白酒,喝的是清淡的黄酒,且从不过量。

一年容易又秋风。先生驾鹤西去,已整整八年。怀念恩师,德艺育人,默默奉献,情谊深长,精神永存。

 

                                                 2010年8月 江季璋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