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ean2011的博客

记忆的、瞬间的、关注的...........

 
 
 

日志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2012-06-13 09: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暨纪念北京口琴会上海分会成立30周年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 jiean2011 - jiean2011的博客

 田沛泽先生墨宝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 jiean2011 - jiean2011的博客
 田沛泽先生签字墨宝
 

口琴是一种小型的吹奏乐器,价廉物美、易学好吹、便于携带,是普及音乐的极好乐器,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

口琴是外来乐器,1821年由德国乐器制造家布什曼创制,他是受中国古老的簧片乐器笙的启发而研制成功的。据传,18世纪下半叶,有一位名叫阿米奥的法国传教士到中国传教并考察中国音乐,1777年他回国时将中国的吹奏乐器笙带回了欧洲,并亲自在公众场合演奏。欧洲人对这种陌生的东方乐器发生了很大的兴趣,尤其是笙管中发声的小巧簧片,更给他们以启示。欧洲人利用笙的发音原理,发明了多种用自由簧发声的乐器,但大多未能成功便被淘汰了。而被运用到当时的活簧结构原理的乐器有风琴、手风琴等。布什曼设计出一种只有5个音的口琴,称“满多琳”口琴。1829年威茨顿设计了方盒形口琴,称“新风宁”口琴。这两种口琴很快就在当时维也纳贵族中间流传开,但并不是用来演奏而是用来作为装饰,妇女们袅欢把它当作饰物佩戴,而绅士们则爱把它装在手杖上作为饰物。后来一位生于波西米亚的乐器匠理查特把口琴加入吸气簧片,将吹音音阶排列成主音和弦do、mi、so,吸音音阶排列成属音和下属音和弦Re、Fa、La、ti音,这一改进对后世口琴的影响极为重要。

上海是中国口琴音乐的摇篮,虽然最早传入中国的地方有很多说法,有上海说、天津说、北京说、云南说等等。据说最早传入中国的应该是云南,大约1880至1890年间,曾经有一位法国基督教牧师从越南到云南传教,并经常以口琴自娱,间接推动了口琴早期在云南拉桐族的使用,比传入上海、天津、北京更早。但是从口琴的团队建设、人才涌现、演出盛况、演奏水平、作品数量、书刊出版、电台广播、制作产能等各个方面来看,上海是中国口琴音乐的摇篮是毋庸置疑的。这与王庆勋、王庆隆、石人望、陈剑晨等大批卓有贡献的口琴家的努力是分不开得,陆金邦先生是这中间重要的一员。

1938年,17岁的陆金邦参加上海口琴会,师从口琴元老陈剑晨,二年后即登台独奏。1941年12月他参加由上海口琴会举办的首届口琴独奏比赛,他发音清楚、意蕴丰富、细腻清新、柔中有刚,尤其是吹奏分解和弦,更是令人难忘。他吹奏莫什科夫斯基的《西班牙舞曲》,把吉普赛人酒醉般的潦倒状态演绎得惟妙惟肖,从而夺得桂冠,名震上海口琴界。可惜他因肺气肿,不能经常吹奏。但他的钢琴基础扎实,常为别人的口琴独奏作伴奏。他创建的中国口琴交响乐团40年代在大中华大陆电台(960千周)定期广播时,他与夏仁峰的口琴钢琴二重奏,配合默契,颇受听众欢迎。

陆金邦先生一生创建过好几个口琴乐团,其中水平上最高,影响最大的是“中国口琴乐团”(后改名为中国口琴交响乐团),经常公演,如1944年11月5日在兰心大戏院举办的口琴音乐会,演出了难度较高的《诺尔玛序曲》、《诗人与农夫》、《高加索风景》等经典乐曲。1946年7月28日在兰心大戏院举办第七次演出,陆金邦除指挥合奏外,还独奏了自己创作的两首乐曲《问月》和《憧憬》。他用半音阶口琴演奏的《问月》,抒发了遭受日寇侵略的痛苦,感人至深。

陆金邦先生对口琴曲的创作、改编也很有贡献,他在任黄浦区、卢湾区工人口琴队指挥时,他为西洋经典曲、中国经典曲、中国民歌改编的口琴曲多达50首,其中《天鹅湖组曲》、《拉德斯基进行曲》、《饮酒歌》、《春之声圆舞曲》、《红旗在蓝天下飘扬》、《灿烂的春天》、《绣金匾》、《八月桂花遍地开》等经常在音乐会上演出,在电台播放,大大丰富了口琴演奏曲目。新加坡著名口琴家孙仁光热情地握着陆金邦的手赞扬说:“你的《天鹅湖组曲》编的很棒,我们都很喜欢这首口琴曲,成为我们新加坡口琴交响乐团主要演奏的曲目之一。”他自己创作的口琴曲《蒙古新舞》、《赞美您,科学的春天》还获得过优秀奖。

陆金邦先生还热心培养年轻一代,经他辅导的一些青年口琴演奏家曾在国内外获奖。如86年全国口琴比赛一等奖、87年在英国举行的国际口琴比赛二等奖、95年上海市《上煤杯》口琴比赛一、二、三等奖、98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二届“亚太”口琴艺术比赛一等奖等的获得者都是他辅导过的学生。

陆金邦先生的人品也是有口皆碑的,与他交往过、受教过的人都常常怀念着他。当今我国知名口琴家,曾被邀担任过新加坡口琴交响乐团的客席指挥、担任过国际口琴比赛评委的黄毓千,曾写过《诲人不倦,师情永铭》为题的文章,他怀念陆金邦先生说:“在我自业余口琴爱好者到专业口琴音乐工作成长道路上,他是我的良师益友……他给了我极珍贵的指导和呵护。”第七和第八届“亚太国际口琴音乐节”评委、兰州口琴会会长傅豪久回忆说:“金邦先生是我几十年敬重的前辈和知交。”丽水市音协口琴委员会副会长陈年龙回忆说:“当年很多次去陆金邦家,他是我敬仰的恩师,他的教诲,将使我受益一生,我庆幸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恩师”。口琴编曲家、手风琴演奏家、教育家吕德兴回忆说:“陆先生曾是成立于50年代上海手风琴乐团的指挥,他格外喜欢《斯拉夫舞曲》,力图改编为口琴合奏曲,由于时代久远乐谱缺少尾声部分,陆先生参考了原谱,工正地改编了此曲,用尽了心血,使人崇拜感恩”。新加坡作曲家协会理事、第八届亚太口琴节筹委会国际联系主席周进识在他编辑的《千禧年名家录》中称他为“口琴艺术指导”说:“上海多位杰出的青年口琴演奏家,都是陆先生的学生,他不愧是一位口琴良师”。兰州口琴会副会长邱云翔、荆学军曾致函《口琴界》主编柏树写道:“感怀陆金邦、王湘等口琴前辈,元老风云琴坛,近年均已离我们逝去,留下的语言文章,深深教诲我们,给人的启示犹如金玉良言”。口琴老专家江季璋在纪念陆金邦逝世二周年音乐会上,特赋诗一首:“痛失良师倍惋惜,见物思人留教益,相叙举杯忆往昔,桃李芬芳慰琴杰”。原中华口琴会会刊编委汪预说:“虽然先生离我们已去两年,但他的音容笑貌,高尚品格叫人永远难以忘却。……今天口琴界聚会纪念他,不单单是因为他对口琴艺术事业的贡献,更由于他身上散发出的人格魅力”。在此之前,汪预评价陆先生是集创作、编曲、乐器研究、演奏和教育于一身的口琴家。

今天出版《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不仅是为了纪念陆先生,而且为口琴团体、口琴爱好者提供可贵的演奏曲目,相信一定会受到大家欢迎。                                                     

                       2011.7.28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 jiean2011 - jiean2011的博客

       特约顾问;著名音乐家,音乐史学家田沛泽先生  

 

《陆金邦口琴编曲选》口琴合奏曲选曲之一;波城丽姝序曲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 jiean2011 - jiean2011的博客

 

田沛泽先生为《陆金邦口琴编曲选》作序 - jiean2011 - jiean2011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